英语口语

2010年04月26日 1400 ibs

英语口语 你知道老外收集的这些中式英语吗

英语口语 你知道老外收集的这些中式英语吗?中式英语再次成为了热点。这次不再是指示牌上的英文错误,也不是餐馆不知所云的菜谱,而是中国人自创出来的新词汇:“Smilence”(笑而不语)、“Emotionormal”(情绪稳定),还有更富时代特色的“Chinsumer”(指到国外旅行疯狂购物的中国人)、“Vegeteal”(指开心网上的“摘菜”)。人们在网络上传播和把玩着这些中式英语单词,新词还在不断被发明出来。

英语口语 你知道老外收集的这些中式英语吗

中式英语再次成为了热点。这次不再是指示牌上的英文错误,也不是餐馆不知所云的菜谱,而是中国人自创出来的新词汇:

Smilence(笑而不语)、Emotionormal(情绪稳定),还有更富时代特色的Chinsumer(指到国外旅行疯狂购物的中国人)、Vegeteal(指开心网上的摘菜)。人们在网络上传播和把玩着这些中式英语单词,新词还在不断被发明出来。


DSC_5128.jpg

 

从最早我们自己讽刺初学者英文水平低,到后来好多外国人搜集散布在公共场合里不经意间的巧妙错用,再到如今中国人开始故意错用甚至自创英语单词,中式英语(Chinglish)的内涵在不断地被拓展,人们对中式英语的态度也由开始的拒绝、嘲笑转变为欣赏、把玩甚至鼓励。语言是时代变迁最敏感的反应器,中式英语繁盛的背后是中外交往更加密切、中国国际影响力的增强在Long time no see、Good good study,day day up之后,也许会有更多中式英语成为外国人的日常用语。


中式英语成员不断扩展

更早的中式英语得数旧上海的洋泾浜,至今在中国语文课本选摘的民国时期散文里还留存着从英语音译的水门汀(Cement水泥)和梵阿铃(Violin小提琴)的字眼。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人的第一外语变成了俄语,直到改革开放后,国人普遍开始学习英语。学校里的英语教师和新东方的老师开始要学生警惕Chinese English。大学里请来的外教发现,中国人讲英语很容易照着汉语原来的习惯。学生请假,说自己舒服会讲I am uncomfortable而不是I don‘t feel well,外教得好久才能反应过来;中国人把厕所叫WC而不是Restroom,而WC在英语国家只是茅坑的意思。浙江大学的一位美国外教去中国朋友家里做客时发现,中国人讲饺子和豆腐的单词都名不副实,Dumpling和Chinese Bean curd他们并不用,Ravioli和Tofu则被老外广泛接受这两个词对英语来说也是外来语,分别来自意大利和日本。


有人给中国式英语下了定义:带有中文语音、语法、词汇特色的英语。不过,中式英语进一步被提上议事日程,还是跟大量外国人到中国工作、生活和旅游有关。而影响最大的中式英语还是公共场所指示牌和餐馆菜单上的英语,在网络上,它们多数由外国人拍摄,以图片配文的形式出现,数量可谓成千上万。比如请携带好随身物品被写成Please take good personal luggage,先下后上,文明乘车则是First under after on, take riding with civility。有当事者表示,许多地铁站、旅游景点、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的中英文双语标志,英文翻译最初只为形式齐全,有些只是随便拿字典或者用谷歌翻译之类的软件翻出来完事,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可当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出现在这里,他们首先注意的是英文,于是其中的错误一一浮出水面。


老外收集错得韵味十足的中式英语

让人意外的是,大多数外国人并不讨厌中式英语,还有不少人真心喜欢。也许跟外国朋友的鼓励有关系,最近一段时间,许多中国人开始按自己的方式自创英语词汇和句子,如Smilence这样类似Brangelina(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夫妻的合称)的自创合成词。也有些词把汉语里的俏皮话直译过来,造成错位和有趣的效果,比如We two who and who?(咱俩谁跟谁?),No wind, no waves.(无风不起浪),If you want money, I have no. If you want life, I have one.(要钱没有,要命一条),American Chinese not enough(美中不足)。新华社报道称这是中国式俏皮话丰富了英语而这是一种创新的中式英语


有人给中国式英语下了定义:带有中文语音、语法、词汇特色的英语。不过,中式英语进一步被提上议事日程,还是跟大量外国人到中国工作、生活和旅游有关。而影响最大的中式英语还是公共场所指示牌和餐馆菜单上的英语,在网络上,它们多数由外国人拍摄,以图片配文的形式出现,数量可谓成千上万。比如请携带好随身物品被写成Please take good personal luggage,先下后上,文明乘车则是First under after on, take riding with civility。有当事者表示,许多地铁站、旅游景点、餐馆和其他公共场所的中英文双语标志,英文翻译最初只为形式齐全,有些只是随便拿字典或者用谷歌翻译之类的软件翻出来完事,并没有太多人注意,可当越来越多的外国人出现在这里,他们首先注意的是英文,于是其中的错误一一浮出水面。

中式英语的前途:消失还是繁荣?

有趣的是,中式英语的被发现和被消灭几乎是前脚和后脚的事。有外国人说,他曾经在机场发现有趣的中式英语,可是没过几天再去的时候,已经被更换成正确的表达方式。也许正是外国人对中式英语的发现让国人开始注重对中式英语的清理,特别是奥运会和世博会在中国城市举行的这几年,北京、上海和其他城市都展开了对中式英语标识的全面纠正工作。而同时传来的却是外国人遗憾的声音取缔中式英语的消息令人沮丧,如果来到中国只看到‘Welcome,而不是看到‘Welcome your presence,将是多么索然无味。美国社交网站Facebook上出现了救救中式英语的小组,吸引了8000多名成员。在国内网站如天涯上,保留中式英语的帖子也能得到无数响应。不过,在中国人中,更多的意见是:这些错误的翻译是挺好笑的,但是这种错误的标识长年累月地被挂在大街小巷醒目之处就更好笑。这种洋泾浜英语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有网友表示:我们不能因为外国人觉得好玩就把它们保留下去。


正统领域的中式英语势必将越来越少,但另一方面,更多的人可能会对中式英语更加敏感(无论中外人士),新上传的网上的Chinglish图片总能引起网友追捧,比如最近的一个安徽房地产广告语No Hefei,Guangbian World(不出合肥,逛遍世界),还有Kaifeng Bus Stop Jin Mouth( 开封公交进站口),上海南京路咖啡馆里的 Take Iron Coffee(拿铁咖啡) 等,它们总在出其不意地挑战着人们想像力的极限,而赶在它们消失之前将其记录下来,正是许多人在做的。中式英语要消失,几乎是不可能的,它已经成为民间文化的一部分。有人分析道。在互联网上,中式英语的狂热追随者数目还在上升之中。而中式英语的新式变体也在不断涌现。GLM坚持认为:中式英语会继续存在,甚至可能更繁荣。

 

相关推荐

4008-376-377